<dl id='j3vm5'></dl>
<fieldset id='j3vm5'></fieldset>
  • <i id='j3vm5'><div id='j3vm5'><ins id='j3vm5'></ins></div></i>

    <i id='j3vm5'></i>

  • <tr id='j3vm5'><strong id='j3vm5'></strong><small id='j3vm5'></small><button id='j3vm5'></button><li id='j3vm5'><noscript id='j3vm5'><big id='j3vm5'></big><dt id='j3vm5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j3vm5'><table id='j3vm5'><blockquote id='j3vm5'><tbody id='j3vm5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j3vm5'></u><kbd id='j3vm5'><kbd id='j3vm5'></kbd></kbd>
      1. <acronym id='j3vm5'><em id='j3vm5'></em><td id='j3vm5'><div id='j3vm5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j3vm5'><big id='j3vm5'><big id='j3vm5'></big><legend id='j3vm5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1. <span id='j3vm5'></span>
          <ins id='j3vm5'></ins>

          <code id='j3vm5'><strong id='j3vm5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閻王爺幫忙討薪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2
            • 来源:成人网络_成人网图片_成人网站是多少

              張三狗光棍一條,無業,身上所穿破衣,服中所填谷物,無不期待在工地打工賺得那點微薄血汗錢,度日十分艱難。

              年關已近,囊中羞澀,眼看回傢過年的盤纏尚無著落,便自動申請在工地過年,梢帶幫忙看工地。喜聞包工頭到項目經理處討要工錢,有可能得手,今日就能發放,而且據說還有點物質獎勵,想來一定是自己所需要的大米白面,心下十分高興,來不及穿鞋,赤著腳直奔包工頭的工棚而去。然而一看情形,氣極而泣,隨之狂噴鮮血十餘口,倒地不起,一命烏乎。

              傾刻間,地獄使者黑白無常二兄,一抖木枷手銬,拘瞭張三狗的魂魄,直飛回閻羅殿,將張三狗押在閻王面前。

              面目幽黑瓦藍,威嚴但卻慈祥的閻王爺一指下方之張三狗,喝道:“下跪何人?”

              “威武。”

              兩傍牛頭馬面一陣吆喝,張三狗吃瞭一驚,差點魂飛魄散,立即誠惶誠恐地答道:“張,張三,三,狗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壽辰幾何?”

              “剛,剛滿花,花甲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來地獄何事?”

              “狀告,包,包工,工頭。”

              閻王眉頭一皺,將臉扭向判官,問道:“老判,這人講話,怎麼這種味道?聽得本王心裡難受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啟奏大王,這張三狗自幼結巴,說話甚不流離,有高人指點說,結巴者,不要說,用唱,即可彌補結巴之缺陷,張三狗一試,效果極佳。於是,在一生中,此老一直以唱上黨落子戲曲之方式,與人交流。平時與人講話,都是以唱代說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噢?呵呵。有意思。那麼,張三狗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老,老鬼,鬼在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本王允許你以唱代說。唱,為何要來地獄?”

              “謝,謝謝閻,閻王爺爺。張三狗一生光棍一條,一個人吃瞭飯全傢都飽。因人笨無本領窮困潦倒,實指望發工錢沒多有少。如若能賺得上萬二八千,湊得上三倆錢把年過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閻王一聽說好,人傢包工頭對你不錯,待你如父母啊。

              張三狗幹哭瞭一聲說道:“大,大王爺,爺啊,豈料那包工頭情面不留,一而再再而三克扣勞酬。一年多辛苦錢一分不給,萬把塊救命錢付之東流。”

              閻王乃直性子,暴脾氣,一聽此言,哇呀呀大叫一聲說:“太不像話瞭,這麼個可憐老頭,你一個小小包工頭,欺他做甚?銅判。”

              判官急忙上前行得一禮:“卑職在。”

              閻王道:“吩咐黑白無常,將那個包工頭拘來,讓他與張三狗對質,如說不明原因,扔下油鍋炸瞭。快去快回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得令。”

              不一會,黑白二無常將那個包工頭的魂魄拘到,跪在閻王腳下。閻王眼一瞪,厲聲喝道路:“下面可是姓茍的包工頭?”

              “是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說,茍包工頭,年關瞭,你為何不給張三狗兌現工錢?你看你身邊之人,光棍一條,破衣爛衫,面黃肌瘦,好不可憐,你怎就沒一點惻隱之心?”

              “啟稟大王,非小鬼硬要克扣張三狗之工錢,實是我們那個項目經理問題。”

              閻王一欠身,感覺饒有興趣,問道:“此話怎講,這與項目經理有何幹系?且說來聽聽。”

              包工頭磕瞭一頭後才說:“大王明鑒,這項目經理是縣太爺的表兄弟,是工程發包方的發包方的發包方。隻有他把工錢給瞭我,我才能發給民工們呀。再說啦,張三狗在打工期間,紀律性很差,兩次無故曠工,累計曠工時間長達四十多天。按規定,應該扣除百分之十的罰款,也就是千元多點。”

              閻王點點頭說話“噢,原來如此。張三狗,茍包說你無故曠工,可有此事?”

              “冤。冤,枉,枉啊,大,大王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去,去,去,你不要說,用唱。”閻王一聽這結巴,心裡就不舒服。

              “好,好的。”於是,張三狗就又唱上瞭:“包,包工,頭那,喃呢喃---。第一次是因為傢裡來電,告訴咱老母親快要升天。走得急沒求你行個方便,隻因為找不見你有事在外。”

              包工頭微微一笑說:“老夥計呀。你不明白隊裡規定,請一天假小組長有權批準,一至三天得我允許,三天以上,得寫出請假條交項目經理批復。你沒有按規定來,怨誰?”

              張三狗嘆瞭一口氣唱道:“咱從小沒念書黑字不識,請假條不會寫無可奈何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老夥計,那你也得找項目經理當面說清,或者找個人代代筆也可,總不能那樣就走瞭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冤,冤枉,枉啊!”

              閻王大喝一聲道:“又來結巴瞭,你唱!”

              “好,大,大王。咱天天在工地和泥壘墻,那知道那經理什麼模樣。更何況心裡邊掂記老娘,找經理去請假竟然給忘。哎呦!”

              “這也不是違犯紀律的理由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判官見張三狗如此唱著說甚是別扭,幹脆替他說瞭:“你說的兩次違犯紀律,第二次是怎麼回事?”

              包工頭面帶微笑答道:“與第一次一樣,不辭而別,一走十多天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天那。”張三狗心一絞痛,狂噴出一口鮮血:“你們隻管講規定,不想光棍啥心情。有人好心幫咱忙,找個老婆還不行?工頭啊,你可知,討個媳婦容易嗎?孤身一人好難受,睡起覺來不安生。常常流淚到半夜,都凌晨瞭不熄燈。每天想著娶媳婦,想得大腦暈又懵。生活艱辛無人理,沒有老婆我心疼。罷,罷,罷,咱服瞭,幹瞭一年沒工錢,流得血汗無蹤影。與其費這白力氣,不如討飯去謀生。如若這樣搞下去,不憋癡傻也變瘋。大王啊,我無語,放回工頭咱不再吭。”

              事情弄明白瞭,討不到工錢,問題在項目經理那邊,與包工頭無關,也就沒有包工頭什麼事瞭,黑白二無常拉著包工頭,把他給送回瞭工地。

              閻王爺輕輕嘆息瞭一聲說:“如此說來,你這人確也可憐,孤身一人,孤苦伶仃,沒人疼愛,著實心疼。工錢嘛,好說。老判。”

      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      惡靈上身

            桃花村三三兩兩的來瞭幾撥荒民,這些從北邊兒逃荒過來的人個個衣衫襤褸、瘦骨嶙峋,他門見桃花村也是破破爛爛窮天窮地的樣子,大多又往更南方的地方逃去瞭,隻有兩個大概是實在走不動瞭的孩

            2020-05-27

            紅衣女鬼

            蘇顏從擁擠的大學寢室搬瞭出來,住進瞭一間豪華公寓。這間公寓的產權人薑文浩是她的情人。一個四十多歲有傢室的老男人,對她雖然極好,但卻不能常常陪在她身邊,所以送她這間別墅作為補償。

            2020-05-27

            幽靈郵件

             1青年編劇兼演員葉豪主演的恐怖電影《午夜的玫瑰靜悄悄地開》首映瞭。這部電影演的是一對都市年輕白領的纏綿的愛情故事,男主角發狂地愛上瞭來自地下的幽魂,那午夜盛開的玫瑰

            2020-05-27

               老王天天去碰瓷。一天得手後,他向司機要六百塊錢。司機隻有四百五,老王不依不饒:“沒錢就拿東西抵。”司機是給花店送花的

            2020-05-27

            炸死前任

            秦歡瘋狂的愛上瞭一個男人,這個男人已經結婚瞭,並且,他老婆非常的漂亮,而且非常的有能力。秦歡不顧這些,她隻知道自己深愛著這個男人,她不能沒有這個男人。秦歡明知道男人已經結婚瞭,

            2020-05-27